首页 > 历史穿越 > 帝色无疆 >帝色无疆_第33节

帝色无疆_第33节

作者:苏俏 发表时间:2018-11-03 13:17:16 更新时间:2019-11-24 14:19:56
后,同情道,“莫非帝师有……狐臭?”狐狸一样的男人,有狐臭也很正常。

斐旭毫不客气地把点心喷出来,然后邪笑着张开双臂,“不如皇上亲自来验证验证?”

风突得一疾。

及腰的银发网织般张扬开来。

那双眸子,亮如晨星。

明泉脚后跟偷偷向后移了移,突道:“你是狐狸精吧?”

上扬的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下,随即笑得更奸,更诈,更邪恶,“那皇上千万要小心……”声音陡然低沉数分,略带沙哑,“不要被我勾引到哦……”

明泉猛地打了个喷嚏!然后满怀歉意地看着斐旭木然地用袖子擦着脸,“晚上,风有点大啊。”

黑眸淡淡地扫过来,空气有一瞬息地凝固。

“皇上。”严实轻柔中难掩尖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明泉如释重负地低咳一声,三步并作两步,亲自打开门道:“何事?”

“英侍臣去了长庆宫。”

明泉一怔,“去干什么?”

后宫其他蓄子虽然隔三差五会去两位侍臣处请安,但安莲和跋羽煌除了新婚后第一夜至太妃处请安外,再也没有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因此在这样深夜,跋羽煌去长庆宫可说蹊跷已极。

长庆宫灯火通明。

二十几个太监人数各半,对峙通道两侧,高举灯笼,隐有分庭抗礼之势。

一名宫娥昂头单膝侧跪在通道正中,双唇紧抿,形容倔傲。

夜风泣泣。

安莲站在台阶上,宽大白袍在疾风中向后怒张。

“洁侍臣当真不卖这个人情?”跋羽煌双手拢在袖中,一脸似笑非笑。只是那双琥珀色眼眸仿佛被夜色浸染,慢慢深邃。

安莲眼帘微合,淡然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杀人者,偿命。”

“哼,区区太监,怎比得上我北夷争风骑卫来得高贵!”他进宫时虽未带任何侍从,却将争风骑中唯二的女骑卫当作日常侍侯的使女。

“北夷刑律第一章第七条,杀人者,不问情由,斩立决!”安莲的话音不高,却恰巧传到在场每个人耳朵里。

“难道太监挑衅宫娥,就是理所当然?”跋羽煌冷笑不已。

“是非曲直自有宫廷执法司审断。”

“死的可是长庆宫的太监。”

风再厉,也吹不散笼罩在长庆宫里的浓浓硝烟。

安莲静静步下台阶,完美侧脸稍稍仰起,眼神定定地看着他,嘴角扬起一抹讥味甚浓的淡笑,“北夷的刑律,只用来供世人观瞻么?”

跋羽煌下颚一紧,不怒反笑,“大宣的宫廷执法司只是用来泄愤么?”

“英侍臣何妨拭目以待,看究竟是北夷刑律无用,亦或我大宣执法不明?”

跋羽煌走近他不到一个拳头的距离。右颊缓缓上挤,露出个看似微笑,却狠厉万分的表情,凑过脑袋,在他耳边压低声音道:“若她少了一根头发……那你就等着少一个胳膊……我可不是你们的女皇帝,会怜香惜玉!”

安莲单手负于身后,右眉微挑,侧头与他四目相对,“英侍臣要拿整个北夷来赌气么?”

砰!

空气中仿佛有条无形的弦迸裂了!

跋羽煌目光不动,双手僵硬地拍了两下,“那本王子就如你所言,拭目以待了。”随即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到的声音轻哼,“我也很想知道,大宣朝可爱的小女帝,会不会冲冠一怒为红颜呢。”

安莲嘴角微扬,清朗的双目浩瀚如海,平和如镜,“送英侍臣。”

明泉蹲在不远处的假山上,身后是斐旭带着清香的温暖呼吸。待跋羽煌离开,安莲进屋后才轻咳一声,微微拉开两人距离道,“为何不让朕正大光明地站出去。”

她与他们还隔了点距离,因此听不到两人最后那段话,心里不免有些幽怨。

“皇上既已放权,这等事还是少插手为妙。”斐旭左手扶着她的手臂,右手拿着从明泉宫顺手带过来的点心悠然地吃着。

“可是……”看到跋羽煌凌人的气势,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皇上身边非鹰即凤,千万莫小瞧了他们去。”他意有所指。

她何尝不知。只是……见不得他受半点委屈罢了。

“皇上还记得那个县令的故事么?”

“不记得了……”

“臣可以再讲一遍。”

“奇怪,好象突然又记得了。”她翻了个白眼。

“不愧是皇上,连脑袋都那么神奇。”他叹为观止。

“朕知道你要说什么,朕自有分寸。”只是一碗水端平,岂是说到就可做到。

斐旭吃完点心,掸了掸衣袖站起来,“皇上难道不想问我为什么这么晚进宫?”

她小心地扶住旁边的假山,呆了呆问,“需要理由么?”随即想到今天下午慕流星穷追而去的情景,“ [炫] [书] [网] 帝师若不想说,朕、绝、对不勉强。”

“原本还想邀请皇上一同南下查黄水决堤案的,既然皇上不愿降贵纡尊……”

“朕亲自出宫?”她眸子一亮,“你有何方法?”

南下查黄水决堤少说也要一两月,她身为皇帝,总不能在这个当口劳民伤财地南巡吧。

“皇上难道忘了,新皇第一次春祭……需要沐浴闭关七七四十九天?”

她目瞪口呆,“这可是大不敬。”

“若非高公公去的早,这件事原本应由他来对你说的。”

她被他的言下之意吓了一跳,“你是说历代皇帝都是……”

“宣朝的规矩,皇帝在即位之初必先走访最穷困之地体验民情。”

“你怎么知道?”这应是皇室辛秘,连她也从未耳闻。

“山人自有山人之道。”他神秘兮兮道。

“哼,爱说不说。”她撇头。

须臾。

四周静谧得有些尴尬。

“喂,你……”她回头,哪里还有人影。

小心地伸出头,探了探高度,她在心里狠狠诅咒,该死地废墟!

“阮、汉、宸!”

从齿缝里迸出的声音在夜里显得有些恐怖。

一阵香风拂过,明泉但觉一只手在腰上一搂,身子已腾空而起,落在地上。

斐旭戏谑的声音自她头顶响起,“臣突然想起皇上龙体矜贵,似乎不太适合在山上过夜。”

“哼!”

他收手抱胸,朝面无表情站在面前的阮汉宸扬眉,“听闻阮统领家中住着位未过门的小师妹,皇上可要多多体恤啊。”

明泉一怔,(炫)恍(书)然(网)大悟道:“怪不得你再晚也要回家。”

阮汉宸嘴角动了下,看斐旭的目光有些森寒。

斐旭眉毛挑衅似的一扬。

“以后你只需当值白日,晚上便有副统领负责吧。”明泉深思道。

“皇上果然爱臣如子啊。”斐旭赞美道。

明泉疑惑地瞥了他一眼。怎么觉得他看起来比阮汉宸还高兴呢?

水火

虽明面上明泉对安莲和跋羽煌的冲突不闻不问,置之不理。私底下却让严实和阮汉宸两人里里外外地打听了个仔细。

自先皇驾崩后便波澜不惊的后宫这几日热闹滚滚。

以长庆、信合两宫为首,几个蓄子几乎都卷入这场纷争中去。

先是两个将军之后的蓄子徐克敌和彭挺投入跋羽煌麾下,指认长庆宫太监调戏跋羽煌的侍女。再是冯颖怒出信合,回了储秀宫。

安凤坡的态度颇为暧昧,收了跋羽煌的礼物,人却龟缩不出。

自冯颖迁入信合宫后,沈雁鸣与京都府尹之子薛学浅关系日近,两人此时立场一致地保持沉默。

如今后宫上下,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兆!

安莲与跋羽煌最后的对话被传了几个版本,莫衷一是。唯一相同的是,两人已是势同水火,不死不休的局面!

明泉额头敷着冷水浸过的巾帕,仰面躺在床上,白皙的双颊泛出桃色潮红,长长的睫毛即使在睡梦中依旧不安抖动。

御医静悄悄地把过脉,退了出去。

严实守在门口,匆匆将他开的方子交给候着的小太监,转身问道:“皇上龙体……”

“无碍。着了点凉,喝了药,睡上一宿便好了。”御医轻叹口气,“只是皇上龙体虚弱,最好是放宽心,多休息。”

严实默然。

宫里宫外都是多事之秋,哪里说宽心就能宽心。而且这话,也轮不到他一个奴才来劝说。

“常太妃娘娘到,马太妃娘娘到。”通报的太监也说得格外小声。

严实与御医跪下行礼。

“免了吧,皇上龙体可好?”马太妃难得走在常太妃前面。

严实低着头,恭声道:“回太妃娘娘的话,皇上昨天夜里着了凉,并无大碍。”

马太妃冷着脸,眼睛只瞄着御医。

御医无奈,只好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只是略去后面一句。

常太妃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老祖宗保佑,皇上平安康泰。”

严实道:“奴才进去为两位太妃禀报。”

马太妃眼神一动,刚恩了一声,却听常太妃摆手道,“皇上龙体违和,最需要休息,本宫与姐姐也不打扰了。”说着拉起马太妃的手往外走,“姐姐随我去佛堂为皇上祈祈福吧。”

马太妃手僵硬了下,才缓缓道:“也好。”

御医缩着脑袋,远远地跟着她们去了。

半晌,一个身材矮小的小太监才对同伴尖声尖气道:“马太妃来得比常太妃还快。”

“可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么。”另一个同伴小声回道。

严实咳嗽一声,目光阴冷地在他们头上瞟过。

两个人立刻垂下头,再不敢吭声。

严实默默地守在门前,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的脚尖,仿若一尊雕像。

明泉只觉得身体像棉絮般,在半空中忽上忽下地飘浮。

双手虚抓了两下,身体便失了平衡,头下脚上的坠了下来!

她叫了一声,翻身坐了起来。脑袋一阵眩晕,身体顿时失衡,朝右面倒了下去。

一具温热的躯体及时贴住她的去势,鼻息间一阵若有似无的梅香。

明泉左手撑住床榻定了定神,这才看清扶住她的人,“你……怎么在这?”

安莲见她能独自坐稳,才松开手,去桌上端来了药碗,轻声道,“该喝药了。”

在做梦么?她用左手指甲狠狠地刺入掌心!

生疼!

药碗凑到面前,她才小心翼翼地接过,一口一口地啜着,眼睛不时看向他,又在他目光移来时,巧巧地避开。

“听闻大宣民间有种游戏叫过家家,原来是这么玩的。”跋羽煌戏谑的声音突兀地穿过隔着内外室的珠帘。

明泉眉头微皱。

没经过通报,他是怎么进来的?

严实的声音适时在门外响起,“皇上昏睡期间,洁侍臣与英侍臣一直在榻前侍侯。”

昏睡?她哑然,“朕睡了多久?”

“两天一夜。”跋羽煌不客气地嘲笑,“宣朝的皇帝果然是比别个轻松。”

皇帝昏睡,后宫中位份最高的自然是两位侍臣,总不能指望四位太妃来侍奉驾前吧。明泉想通其中因由便松了口气,嘴上不饶人道,“那英侍臣真是有幸了。皇帝轻松,当妃子的自然也不会太忙碌。”

珠帘哗啦啦作响。

跋羽煌抱胸堵在珠帘中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明泉不安地朝安莲挪了挪。

他总是能轻易地彰显出两人力量的差距。

安莲站起身,白色宽袍隔阻在两人中间,“英侍臣已是一夜未眠,不如先行休息?”

跋羽煌侧出半个身子,目光在两人脸上滴溜溜一转,笑道:“皇上初醒,便要点牌子么?”

一阵热血冲上明泉脑门。她脸色一沉,“英侍臣当知分寸!”

“臣是急啊,”他森冷一笑,“我那个可爱的侍女现在正躺在床上呼吸着最后一口气呢。”他语气转寒,“安侍臣应该记得我当初的话吧?”

安莲迎上他怨毒的目光,淡然道:“句句在心。”

“你当初说了什么?”明泉忍不住问道。

“在皇上眼里,臣对洁侍臣的一句话,可比侍女的一条命更重要啊。”他阴笑一声,让她浑身一阵寒意,“看来臣急也是白急,皇上已经站在他背后了,不是么?”

跋羽煌很反常,太反常!

从册封之夜开始,他就一直以出人意料的行为在后宫,在她眼皮子底下活跃。

可她偏偏想不出他这么做的理由。

与宣朝最有权势的家族继承人交恶,甚至与她交恶,对他有什么好处?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北夷想要挑起战争?

还是……

明泉头大如斗,连跋羽煌几时离去也不知道。

“皇上何不以不变应万变?”安莲转身,眼波轻柔如水。

“不变应万变?”

“皇上只要做原本该做的事情,其他的,无须正视。”

将跋羽煌的变数统统抹去,让他成为无足轻重的小卒么?与斐旭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倒有几分雷同。只是……知易行难,如今要在后宫中忽略掉跋羽煌……

“皇上挂心的,应是大宣天下。”

这是他的保证么?让她只需关心政事,无后顾之忧?

她抬头怔怔地看着他。

这个集结世间一切美好的男子,真的是她可以仰望,可以依靠,可以携手一生的夫么?

顾虑

春祭将近,这表面事宜是宫廷执礼司负责,但暗底下的活儿却由斐旭拎着严实跑腿。

自高家事件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帝色无疆】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