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耽美同人 > 围棋的世界 >围棋的世界_第62节

围棋的世界_第62节

作者:小道王 发表时间:2018-11-10 18:39:4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8:29
王文达双手并拢靠在嘴唇上,“杀掉一个尾巴没有任何意义,除非能杀掉大块。”他把手点在上边,“这里也可以,杀了上边能保证整个右边不受困扰。”他又看了看下边,“下边也很好,看上去波霸胸一样足够大。”

这句足够大险些让古力嘴里的茶水喷出来,目光暧昧的看看唐莉之后,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的笑。

陈冲不关心什么东西大,他所考虑的,是整个棋盘。

57、不能计算这是陈冲第一次从全盘的角度,来看他的对局。

业余棋手的毛病中,最大的一个就是不能把头抬起来。老头以前为了这个不少骂过他,可就是改不了,一直到现在还总被人骗得捡了芝麻丢西瓜。

全盘现在看来,他的劣势已经不是一星半点了:整个连上角带下角除了右上有几枚刚才引征用的黑子,其他全都是苏羽的实地加模样;上边好一些,可跳出头的白棋不仅在跑路,也在攻击那两枚还连不到一起的黑子,而且向右一拆就有眼位,如果名人这种条件下作不出眼就可以讨论他是不是下假棋了;右下下边白棋很厚,也有眼位,虽然被陈冲赶的向中间走,但中央就是浩瀚太空,现在看来死活问题也不大。

右边就不用说了,陈冲损了许多要是连右边都没有,那这盘棋他现在就可以投了。

他轻轻舒了口气,将棋子落在棋盘上,在左边大飞。

“不好弄。”老曹去对局室看现场了,俞斌进来一屁股坐在那个位子上。

古力有些奇怪:“谁都知道陈冲不好弄,这还要您说么?”

“我说的是苏羽。”俞斌扭着身体脸色奇怪,“你是没看到他的脸色,雪白雪白的。况且他现在两块棋被攻击,有什么可高兴的?”

藤原枫说上有难度,但听还是听得懂的:“怎么不高兴?难道陈冲不也是在被攻击么?”这是相对论,两块谁也没活的棋都是在攻击与被攻击,藤原说的无可厚非。

“但陈冲有些优势,或者说前面苏羽的小错误,你没发现么?”俞斌的话让古力和藤原两个坚定的苏羽派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棋盘:苏羽的第一个错误,是没有在打劫的时候挖掉左上的黑根,现在大飞之后白棋只能后退一下防守,后面尽管还有搜根的手段,却要比刚才复杂的多;第二个错误是白棋虽然在左下和左边稳稳拿到实地并模样,但让下边两枚黑子还保持着攻击活力,导致下边的白六子出现了一些麻烦。

仅仅是麻烦,还没到要出问题的地步。脸色有些发白的苏羽考虑了很久很久,后退一步容忍了那手大飞。

陈冲紧跟着在左上的一跳,把上边和左边的黑棋便联络到了一起。

“这孙子。”苏羽的午饭躺在地上,人却在上面踩来踩去,脸上还带满了笑容,“有点道行。”

古力撇着嘴笑:“那你打算如何?”

“下午再说。”苏羽伸开长长的胳膊抻个懒腰,“我要去休息一下了。”

陈冲却没有他对手那样的闲情逸致,坐在饭碗前只是死盯着发呆。这让梁静文有些担忧,轻轻拍拍他的肩膀:“阿冲?”

“干什么?”陈冲惊醒过来扭头看着她满眼的迷惑,“什么事?”

梁静文招呼服务生换一碗热饭上来之后,很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陈冲的大脑反应很慢,而且说完这句话之后,再一次目光直直的陷入沉思。

不过至少他吃饭了。梁静文看着陈冲隔3分钟才把一口菜放到嘴里慢慢的咀嚼,也是无可奈何。

“对了!下边!”陈冲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兴奋的笑了出来手上用力拍着桌子,“明白了,明白了!”也不管旁边看着他失心风目瞪口呆的梁静文,三两口把碗里的饭扒拉干净站起来扭头就走嘴里面还念念有词,“下边……”

看来他很有信心啊。梁静文并不像一些女生那样不识好歹,对陈冲就这么走了并没有任何不满。相反,她却看着陈冲匆匆的背影微微在笑:认真地男人,好可爱哦……实际上,陈冲已经快崩溃了。刚才在梁静文面前的一切,几乎有一半是装出来的。他对下边算通了一个变化是很高兴,可绝没到能兴奋得忘我而去的地步。

他不想让人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现在躲在卫生间里用拳头砸墙的样子。

那个二路拐,其实是他的误算。他并不认为苏羽这个时候会开劫,并且认为用这个拐可以拿到右上的广袤实地,因此才下出这一手。但当苏羽一路扳的时候,他突然就想起三年前老头给他摆过的一盘对局:那盘棋李昌镐也是这样的拐,然后在不断因为这个劫被占大便宜的同时,还被杀掉了整个下边大龙,得到的却仅仅是那7个废子!

当时他就傻掉了,眼看着苏羽开劫却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看着几乎整个右边被人家笑纳。

剩下的,只有摇着扇子算计了。

只能舍,然后强行杀大龙。陈冲好杀,却也不是什么东西见到就要杀的,他也希望能够正常地拿到实地,可现在他除了杀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好在苏羽并没有动下边,不然他现在也许就是泪流满面地用头撞墙而不仅仅是手了。

好在还有个下边,好在还能在上边动一动。坐回到棋盘前看着满目疮痍,陈冲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平复刚刚激动的心情。

苏羽还在笑。他小心的打量一下面前的魔术师,轻叹了口气把刚刚中断的思路连续起来继续计算着。

那种无所不在仿佛巨石一样的压力,在俞斌宣布比赛继续的时候,再一次扑面而来。

陈冲第一次感到了恐惧,第一次在棋盘上如此的手足无措:李世石算什么?崔哲翰算什么?朱钧算什么?古力算什么?他们只能在棋盘上的带来胜负的压力,而这只凭着这种认真的表情就能让人(炫)畏(书)惧(网)的能力,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面前的这个人拥有了……更让他感到心凉的,是苏羽接下来的手段:扳冲右边,强靠右上星位黑子。

扳冲那一手不能不应,因为右下白棋那些死子有的是利用,如果不应被人弯下去右边立刻洗白。而强靠那一手带来的,却是个两难:要不挡角保存实地,要不跳进上边继续攻击而让人家借着右边吃大角。

“苏羽流么?”韩尚勋从没和苏羽交过手,可这个玄之又玄的神技在李世石和崔哲翰他们的口中和对局中他已经见过多次了,于是这仅仅两手棋,便让他说出了让所有观战的韩国人绝望的三个字。

怎么应!陈冲没功夫考虑别人怎么想,抓紧一切时间判断两块的轻重。

“挡角的话,苏羽跟着扳下上边立刻出现眼位。如果夹攻过去的话,陈冲的实地将落后30目。”即便古力的判断能力极强,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两难,真正的两难,选择哪一个都是失败。”

陈冲茫然了:仅仅两手棋,就把他推到了悬崖边上,不管怎么选,似乎都要松开一只抓着救命稻草的手……“还是杀。”古力赞同的点点头,“不杀的话,目数同样不够,不如拼一下。”他看看苏羽接下来冲向下边逼迫陈冲愚型团,笑了笑拍着藤原的肩膀,“好好看看吧,真正的戏法开始了。”

这是怎么弄得?陈冲这里为了断开黑大龙和左下的联系必须要团,这个是他早就想好的,也是计算好的手段,但紧跟着苏羽一立,让他的所有计算都失去了意义:他只能跟着立下,然后飞出长气带逃孤。

苏羽靠,他就必须尖退联络。苏羽把右下跳出来,他也必须跟着在右边飞防断……陈冲在不停且飞快的计算后面苏羽的可能手段,以及自己也许会有的反击手段。可随着魔术师下一手的落下,他的脑子里面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和一种变化,以及唯一的应对手段。

其他的?哪里有其他的?只此一手,不然就是大损。陈冲已经落后了,是绝不可能再允许自己损棋的。

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白色的链带笼罩在右下。

眼睁睁这个词很好,形容得很贴切,老祖宗的说法果然精妙。陈冲的眼珠子已经快掉到棋盘上了,却依旧一筹莫展,完全是无可奈何的跟着苏羽屁股后面跑。

不然怎么办?看着他把棋筋一分为二然后挨个杀?看着他冲洗右边自己最后的实地却不还手?看着他在上边做眼却不点掉?看着他活杀大角却连个单官都收不出来?陈冲大脑已经接近于当机了,只有机械的跟随着,机械的按照他所想到的——同样也是苏羽所想到的步伐迈进。

战斗?没有地方战斗,陈冲想不出任何方法把局面拖回自己擅长的方式下。

我想计算,但是完全不能计算。他的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句话,其他是一片空白。

“这就是苏羽流。”眼看着棋盘上逐渐已经联络到一起的上下两块,以及这两大块前后无限的眼位,李世石轻轻舒了口气低声对欧阳说,“你的师哥,这个手段非常非常了不起。”他很认真地转过头目光直视过去,“真的。”

这就是苏羽流,魔术师称霸天下的不二利刃。陈冲的大脑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句话,然后猛地清醒过来:我不能就这么认输!

“他似乎还不打算认输。”看惯了苏羽对局的老曹上午就知道了现在的结果,细细观察了一会儿紧紧抿住嘴唇面色苍白的陈冲,有些赞叹,有些惋惜,“可苏羽已经全面发动了,现在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点中央。陈冲花掉了他拥有的一切,包括1个小时的时间和3次保留之后,悍然打入已经混成一条的白大龙体内破眼。

“很凶狠,但效果不大。”周鹤洋给这盘16强战最后的对局下了定语,“苏羽冲入下边之后,不管白大龙有没有眼,陈冲对杀时候都是不够气的。也许苏羽为了保证安全运转会扔掉一些东西,比如尾巴和下脚料之类,可中央随便向哪里一冲就已经活了,陈冲再怎么算计……”他顿了顿,“也没有用了。”

左上16子被杀,上边7子无疾而终,下边15子左冲右突但在雄壮无比的白中央面前无丝毫生路。也就是说,除了右边之外,棋盘上其他的所有地方都是苏羽的。

“当进入苏羽的节奏的时候,你就不需要再计算了。”古力看着藤原枫慢慢地说,“和你还要隐蔽的安排不一样,苏羽玩的是阳谋,你明知道他在干什么,却就是奈何不了他。”

陈冲呆呆的看着面前全盘崩溃的局面,手指机械的抓起一枚棋子,在读秒的最后一秒钟,翻扣着放在了棋盘右下角。

“走吧。”老曹一直站在陈冲的身后,眼看着复盘之后众人逐渐散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后面还有许多的比赛了。”

陈冲没有动,依旧用手捂在嘴上紧紧看着棋盘。

苏羽也没有动,过了良久才突然低声说:“你很不错,很有天分。只可惜,晚了一点……”他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深深地看看他这个年轻的对手一眼之后起身离开。

“我们走吧。”老曹看着明亮灯光下却背影暗淡的陈冲,慢慢把手按在那双依旧稚嫩却在轻轻颤抖的肩膀上,“走吧。”

“他怎么了?”梁静文不能进入对局室,也不能进入研究室,只能在外面大厅里看直播。听到俞斌宣布苏羽九段中盘战胜陈冲九段之后,便站在了对局室外翘首等待着。她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陈冲在复盘,看到了苏羽在说着什么,也看到了当苏羽走后,她的心上人便用双手捂住脸一动不动。

“他怎么了?”梁静文认得苏羽,赶忙拉住名人有些惶急的问,“陈冲怎么了?”

苏羽的脸色有些白,在耀眼的灯光下尤其显得没有血色,但表情却很轻松的耸了耸肩:“没什么,输了比赛么,总是要难过一下。没关系,过去这段时间就好。”

是么?她的心有些忐忑,在俞斌的默认下,蹑手蹑脚的走进对局室,走向陈冲。越来越靠近了,她听到了一些声音,一些随风飘来又迅速散去的呜咽声。

“阿冲,我们回去吧。”老曹看到她进来,点点头也离开了,偌大的对局室只剩下了陈冲和她。梁静文轻轻从后面揽住了陈冲的身体,叹息一声闭上眼睛将他的头揽入自己怀中,“这次输了,下次我们一定会赢回来的。我相信你。”

晚宴。每轮比赛之后都会有晚宴,只是参加者心情不同:有的在庆功,有的在品味失败。

“今天下得不错。”出人意料的,李世石第一次端着酒杯来到陈冲面前,主动和他说话,“敬你一杯。”

陈冲喝了不少,但脑子还清醒,看到李世石的到来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看着他一饮而尽之后赶忙举杯。

“是不是很奇怪?”李世石笑着把宋泰坤轰到大杀四方的苏羽那边去,自己坐在陈冲身边,“为什么我会跟你说话?”

陈冲很茫然的点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梁静文。

李世石叹了口气慢慢地说:“我说过很多次,我从不针对你,只是针对你这种现象而已。另外,你今天下得不错。”

今天貌似是我输了。陈冲不认为李世石在说好话,有些郁闷的转转头。

“是真的。”李世石的表情很诚恳,看上去不像是在说反话,“尤其是,你长考之后还是要攻击苏羽那条大龙的时候,我觉得你下得很好。”

看来是来嘲笑我来了。陈冲更郁闷了,开始寻找酒瓶子打算一会儿让大家听个响亮。

“也许,大多数人都认为那个时候你应该认输了。但我不这样认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围棋的世界】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